天津市集成电路行业协会
搜索
搜索
关于集成电路企业优惠政策申请的提醒
关于集成电路企业优惠政策申请的提醒

行业协会

全部分类

相关资讯

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
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。
/
/
人才大断层 台湾半导体三大宁静危机

人才大断层 台湾半导体三大宁静危机

  • 分类:行业资讯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5-10-14 17:34
  • 访问量:

【概要描述】

人才大断层 台湾半导体三大宁静危机

【概要描述】

  • 分类:行业资讯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5-10-14 17:34
  • 访问量:
详情

人才素质逐年降低 青黄不接

 

经过《远见》明查暗访后更发现,其实一般科技业中小型公司缺工就算了,就连台湾较引以为傲、薪资水平一向较高的半导体业大厂,都已出现大量人才缺口,而且从高阶主管、中阶工程师,到基层技术员,多方面短缺!

 

全球第二大晶圆厂、联电执行长颜博文举例,现在一台半导体设备可以贵达20亿台币,但是却找不到足够而且合适的设备工程师,“情况已经很迫切,真的很令人担心。”

 

颜博文更曾在公开演讲分享,自己是化工系毕业,但是做的却是电子公司的执行长,“可见人才断层有多严重。”

 

不少半导体业人资主管说,以工程师而言,虽说还是找得到人,但近年来势必要降格以求,较主要问题是补进来的人才“素质”不如预期。

 

以一线大厂来说,过去研发工程师,台、成、清、交硕士班毕业是基本条件,现在放宽到国立大学或私立前段即可;需要轮值夜班、进无尘室的设备工程师,门槛更调降到大学学历,就可录用。

 

这确实造成问题。有的人进公司后才发现难以跟上工作进度,或无法适应轮班生活。以联电为例,一年以下新人离职比例,占总离职人数高达三成,而这在半导体业绝不是特例。

 

交大前校长、半导体大老吴重雨,从学界角度观察,称这种现象为“半导体人才宁静危机”。

 

他具体指出就连多年的半导体人才摇篮,交大电子系博士班系统组跟固态组,报考人数都比录取人数都还要少,成大、*半导体相关科系博士班学生更几乎无人报 名,让他忧心忡忡,“过去台湾半导体业之所以能够立于不败之地,较大关键因素就是人才,但现在却已出现断层。”

 

为什么出现如此人才断层?抽丝剥茧,找出三大危机。

 

 

危机1〉博士人才荒!知名研究人力大出缺

这几年来,因为行动通讯产品兴起,半导体业制程快速演进,让业界需才孔急。不少半导体业大厂,老早从学生还在学时,就用“连环套”。学生从一入学,台积电 与联电等大厂,就透过精英种子营、业界主管开课等方式,*时间接触到还在校园里的学生,接着再推实习计画、研发替代役、预聘书,一步一步锁住人才。

 

例如台积电研发替代役,一年招聘约400人,没有拿到研发替代役的其他人才则会发出预聘书,等服完兵役再配任职位,光这部分一年招收达1000人,吸引硕士毕业生趋之若鹜。

 

但也由于硕士毕业就前景大好,导致愈来愈多年轻人不想念博士了。因为一念完博士,进入业界,却看到四、五年前开始工作的同辈,已升任小主管,自己却是新鲜人,直呼“看不到念博士的价值何在?CP值太低了!”

 

而且博班期间必须投入高深理论钻研,与实务操作渐行渐远,再进入业界的磨合期也会拉长。有博士毕业生就业后,被硕士学历的主管嘲讽连程式都写不好,挫折感更大。

 

从教育部统计也能看出端倪,国内科技类博士班就读人数,是近十年新低,与99学年度高峰相比少了近17%。

 

联发科经验丰富副总张垂弘指出,其实博士有助于企业研究能量,对于企业的长远发展非常重要,但近年来却愈来愈来难找。更何况当今业界现况,光顾着眼下加大产能跟巩固客户就忙不过来,实在没有余力,去深入钻研半导体材料、或基础科学,急需学术单位培养人才。

 

 

危机2〉光环不再!科技人才流往传产、服务业

 

“我们80%的人才流失,竟然不是去竞争对手,而是回到传统产业,”颜博文指出。一位半导体工程主管观察,大部分的年轻员工,都为了考公职、或转往国营事业而离职,“虽然薪水可能不如科技业,但对很多年轻人来说,生活品质比较重要。”

 

询问几位在IC设计业任职的工程师,都提到半导体业工时长、压力大,但薪情早不若过往能分配股票、营收获利年年暴涨的黄金年代。

 

作业员会出缺,也是同样问题。人资主管坦承,如果是一般传产,还可能有作业员变厂长的故事,但在讲求精密技术的半导体厂,“作业员是不可能凭空成为工程师 的!”加上现在没有配股制度,过去动辄年薪破百万的盛况早不复见,半导体业作业员纷纷转往服务业,至少光鲜亮丽,不用在无尘室中包裹地密不通风,或承受日 夜颠倒轮班之苦。

 

一家竹科半导体厂透露,早年公司出动游览车在桃竹苗一带招募作业员,通常早上出去,下午就载回整车的人,直接送进厂区宿舍。“现在别说一车40、50人,不要只有四、五个人就不错了。”

 

全球*大半导体封测厂日月光面临技术员严重短缺,已引进高达40%的外籍生产线员工;联电在两年前也迫不得已,引进外籍技术员,“绝不是因为要降成本,而是真的找不到人。”

 

 

危机3〉陆厂挖台厂、大厂挖小厂、中坚人才外流

 

说穿了,薪酬,仍然是人才流动的决胜点,尤其在以“人才”为较大资产,不需要大量设备、厂房投资的IC设计业,更年年面临挖角风暴。

 

几年前,台湾较大的IC设计公司联发科因为遇上陆厂积极抢人,为防堵人才流失,把硕士毕业起薪一下子从约5万多元调高到超过7万5000元,逼得第二大IC设计公司联咏也跟进。

 

另一位台籍半导体业人资主管示警,大陆整体科技业中阶主管以上薪水,已超过台湾,还有新加坡、美国等外商都对台湾半导体人才虎视眈眈。

 

尽管企业想动之以情留才,但没有加薪筹码的人资主管无奈坦言,“教科书都说薪酬不是吸引人才的较重要因素,但实际上还是满重要的。”

 

这股大缺工潮,已袭进占台湾出口达1/4的半导体业。半导体协会理事长卢超群不只一次疾呼,“如何把全球半导体人才,再一次聚拢到台湾来,是当前要面对的较大课题。”

来源:远见杂志

客服热线
022-83945506 022-83945506
服务时间:
8:00 - 18:00
客服组:
在线客服

联系方式

关注我们

天津市集成电路行业协会